她什么都不说

此前几天,大双兄弟俩和家里的叔伯奶奶一直在为其奶奶的病情担心。

“因爷爷生病住院,耽误了太多课程。”大双说,2013年冬天,爷爷被查处直肠癌晚期,两个多月后便离开人世,这对兄弟俩的打击很大。

进入高中后,当地民政部门将两兄弟纳入“孤儿”范围并予以国家照顾,每人补助600元/月,基本上解决了两兄弟的生活问题。

昨天下午,两份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录取通知书到达大双兄弟俩手中。兄弟俩拆开快递信封的第一件事,是先看学费,然后打电话给学校。

“希望我们穿上军装的那一刻,妈妈能够看到,告诉她‘你的两个儿子都长大了’。”大双两兄弟说,13年前,母亲不辞而别,期间曾电话联系过一次,之后便成了空号。

“可能是嫌我们家里太穷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”小双记得爷爷奶奶经常对他们说当时的家庭境况,“有时候连买盐的钱都要找人借”。

触“境”,才能生情。“希望我们穿上军装的那一刻,离家出走的妈妈能够看到。”弃学从军的故事固然令人动容,但双胞胎兄弟俩背后的心酸故事却更直抵人心。一声“妈妈”,唤起的不只是符号称谓的血缘关系,更多的却是将平凡的感动演绎得淋漓尽致,于细微处见真情,于情感中引共鸣。

“我们也建议他们可以先去当兵,两年过后回来继续上大学,考虑到两个孩子的情况,我们还专门找人陪同两兄弟办理手续。”昨天下午,广安区征兵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、人武部部长杨小红告诉记者,大双两兄弟体检合格,目前已进入政审程序。

大双的大爸王宗福告诉记者,大双的母亲叫刘永菊(音),贵州开阳人,但具体地址并不清楚。王宗福说,此前刘永菊跟他还有联系,有时候会打电话问问孩子的近况,“我当时问她为啥不回来看孩子,她什么都不说。现在也没得她的号码了。”

8月17日,王大双和王小双终于收到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但两人并未表现出外人想象中的兴奋。此前,这对来自贫困家庭的双胞胎兄弟已做出决定,先到部队当兵,然后再回来上大学。

“没有父母在身边,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,家里又遭遇了变故,哎……”聂青松叹息。

8月初,大双接到村支书电话,让其和弟弟回老家报名当兵。“当时很兴奋,觉得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。”大双说。

今年高考,同学理科的兄弟俩均未达到本科线。大双考了403分,小双考了397分。填报高考志愿那天,两兄弟都填了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。

1995年,母亲刘永菊(音)在给这对双胞胎儿子断奶后,便和丈夫王宗禄离开广安区官盛镇秀峰村三组的土坯房,外出打工。2001年春节,刘永菊没和丈夫一起回家看孩子。过完年后,当王宗禄回到广州工地时,再也没见着妻子。

现在,王大双和王小双终有机会实现儿时梦想———当一名酷酷的“兵哥哥”,但他们的亲生母亲不会知道。因为在兄弟俩6岁那年,这个来自贵州的母亲离开了他们。

兄弟俩没想过复读,“不敢保证明年就能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校,可能会让更多关心我们的人失望。”填报志愿后,大双给老家的村支书打电话,让其通知征兵通知下来后帮忙报名,然后和弟弟便去了广州打工。

6年后,在贵阳打工的父亲在出租房里煤气中毒,平静地离开人世。此后便在亲戚的帮衬下,兄弟俩由爷爷奶奶拉扯大。在兄弟俩看来,他们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因为邻居平时的关照,兄弟俩也常帮邻居干活作为回报,“像这段时间的话,我们肯定在田里帮人家缴(打)谷子,他们都说我们动作快。”大双两兄弟说。

现在,兄弟俩最大的愿望是,希望离开家多年的妈妈能看到自己穿上军装的那一刻,说一句,“儿子终于长大了”。

当时,大双小双在一个班上读书,班主任老师知道孩子们的妈妈打了电话。“老师知道我们的身世,劝我用心复习,在考试结束后再与妈妈联系。”

13年过去,兄弟俩已记不起母亲的模样。大双说,父亲因为妈妈的离开怄气,将有关母亲的照片全部销毁。

中考成绩出来后,兄弟俩双双考入广安一中。“我想把这个喜讯告诉妈妈,依照先前那个号码打过去,已经是空号了。”大双说。

“学校老师说,如果要去当兵,到时候去学校办理手续就可以保留学籍,回来继续读书。”大双说。

这些年来,兄弟俩一直没有忘记妈妈。“虽然她狠心丢下了我们,但我们从来没有恨过她,现在我们长大了,最想做的事就是见到妈妈,哪怕说几句话也好。”大双说,“妈妈走后,爸爸生气地把她的照片什么的全部烧了,我们现在都有点记不清妈妈的长相了。”

其实,在2011年中考前的一个晚上,大双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“对方是个女的,拨通后啥话都不说就只喊幺儿。我一听就知道是妈妈,我就问你是我妈妈吗?她说是,我又问你为啥要抛弃我和弟弟,她说这个怪你爸爸。然后我们都哭起来,就听电话那头一个男的在说挂了挂了,然后她就挂了电话。”

“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几天,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”小双说,他们很担心奶奶看不到自己去当兵的那一天。昨天下午,奶奶被转入普通病房,这让兄弟俩松了一口气。

“那段时间他们耽误了很多课程,经常请假照顾爷爷,之后两兄弟的成绩便开始下滑,以至于高考失利。”大双的班主任聂青松说,尽管大双兄弟俩不同班,但因为是双胞胎,学校的老师对两兄弟都很了解。

“我们这一生遇到了太多贵人,初中教过我们的贺老师经常给我们拿钱,没教我们的高中严老师晓得我们的情况后,还经常给我们买衣服。”大双说, 从小学开始,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就对他们特别关照,“读书的有些费用交不上,老师能免的尽量免,学校还多次发动老师和同学给我们捐款。”